Archive for June, 2010

六月的最后一天 – 可惜不是你

电台里放着"可惜不是你"。窗外是装修ARBENZ的敲打声。办公室里暂时一个人。冷气温度刚刚好,吹在身上也不会像往常一样发抖。6月就结束了。
 
我们3个人的品味还真是不一样。你们说他看起来很认真,他看起来很混乱,他看起来很帅=。=
 
厄,最后一点不敢苟同。
 
你今天晚上走,你星期六走…又剩我一个人了。
 
在这里的其他人,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才不在乎!
 
今天对你讲出了我的一点点心里话,我很轻松。我才不在乎你怎么想,你最好反省反省吧!相比于忍受和相处,也许我更适合做鞭策者,看你们渐渐改变然后走远。
 
6月就这么结束了。我一点也不期待7月14号的到来。

颤啊颤啊,也就习惯了。

早上临走时发现ECU回了邮件,于是上BB改了密码,心惊胆战的看成绩。还没有出来,有种又赚了一天的感觉。关了电脑发现我已经紧张的要哭出来了,或者是已经哭出来了。真没出息。
 
那些烦心的事啊。总能一波接一波的挑战我的底线。
 
我的小心肝啊。沉啊沉啊,颤啊颤啊,也就习惯了。
 
=====================================================================================
 
Money you earning with your spending =.= 悲剧。
 
值得高兴的是拿到了bonus和加薪,虽然很少,虽然我的CPF就要变成20%了。
 

鴨梨很大就要變成哦大梨呀。

呼~~~~~~~~~~~~~~~~~~~~~~~~~~~~~~~~~~~
 
如果說爺爺奶奶對我的盼望還在嫁個好男人的程度,那我爸媽完全已經到達了YY我生男孩還是女孩的程度了。Ada說女孩好,因為會讓他想起我小時候。(我承認這還蠻感人的啦,他越老越讓人感動。就好像上次我讓他賣掉我的舊手機,他說我的東西他不會賣掉一樣。)Nana說想要男孩。所以他們決定我生一男一女皆大歡喜。
 
鴨梨很大。大到我要瘋掉了。
 
這只是個YY故事,我可以選擇完全無視。
 
現在的生活,好像在雲端飄著。不能上,不能下,每一步都好像踩空,卻又被一股軟綿綿的力量托著。
 
我越來越不信任別人。從這次搬家的事情中可以看到我性格缺陷的嚴重性。
 
真的,我不信任別人。
 
真可怕啊。
 
好想變成男人哦。好想。
 
怎麼辦啊?我怎麼可以這麼缺乏對別人的信任啊?
 
真為自己的將來擔憂。

有时候很想你

 
尤其是非常无助的时候。
 
一个人的时候,我不喜欢有很多人的地方。
 
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可爱,同时希望自己变得好看一点。
 
我现在很想你。真得很想。
 
然后我只能低下头。

近视眼的生活

 
早上有人很兴奋的对我说"we should take pic together…"于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黑黑的东西,我懵了=。= 心里想,我跟你拍照干啥~~~啊…于是照片出来就是半身的我错愕的没有看着镜头。半身诶!!!!自拍不应该只是脑袋吗?从此疯狂的羡慕高个子人的世界。
 
走路的时候,差点踩到一只蜥蜴,它慌张的从我脚边爬走。估计它在骂"不长眼睛阿,大爷我横在那里晒太阳你丫没看见阿~"
 
最近眼神不行了。可是我不想戴眼镜诶。戴黑框的时候想要红框,两个红框了又想念睡在中国的黑框。就算有了黑框我也不愿无时无刻都带着。哎,我把"人性本贱"这个词语发挥到极致了。
 
==============================================================================
 
这不是我写的。对这个话题有点兴趣了。说到底根治的方法不就是戒酒吗?你们啊…
 
酒后失忆症侯群
 
首先解释下这个词儿
据说酒后失忆症是酒精麻痹了记忆神经
造成记忆功能间隙性的丧失
也不排除脑袋被门夹了的可能性。。。。
某一时间到某一个时间的记忆会像一段被抹得干干净净的影像
一片空白
只有酒盏碰撞的声音
骰盅里的数字
恍惚的人影。。。
拼命的想!拼命的想!
依然是一片完全的空白
一件事的全貌要靠N个人的拼凑才能略显轮廓 (很经典)
每个当事人的记忆也只是碎片
经历了“失忆”后
整个过程一般先是担心
在那段完全空白的经历里
我究竟做了些什么,说过什么
这是一种对已经历过却无从得知的惶恐
接下来就是刺探
到朋友那里旁敲侧击,探探口风看看那晚到底有没发生蠢事。
再接下来就是逃避
回避讨论有关于那晚所有的琐碎
假装一切未曾发生~~~
而再接下来就开始懊恼,反省酒醉的缘由
最后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以后再也不喝酒。。。
当这一系列的综合症结束后
却又再度大大咧咧上蹦下跳活跃在酒场喝到失忆
周而复始
令人费解
什么时候是ENDING

Happy hours

从星期五晚上7点到星期天凌晨3点半。 Happy hours XD
 
买了一条白色的裙子,最近对白色粉色很疯狂。还有小碎花!一直在寻觅,即使我明白它已经恶俗+即将过季,我还是好想要阿!!!! 
 
All those precious moments, will keep me warm, at least I hope so.把温暖捧在手心,小心翼翼的向前走。
 
没有人经过,我却总是幻听。和你们两个酒后失忆症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有人告诉我,不要想太多。好吧,我不想那么多。只怪我,想太多。
 
烦心事全部踢飞!
 
 
FB的朋友上传了一张照片,Y大概是喝醉了,或者玩得太high了,又或者是对自己的,额,随身物品太自信了。OMG= = GROSS
 

Je m’appelle Elisabeth

 

小女孩,精神病人,狗。

当他们同时出现在画面里的时候,镜片将近结束。昏沉的我,仓促的化妆的我,只是想开一个声音陪伴而随意点开了这部电影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

电影里家庭不幸的总是那些精神科医师,不是自己心理变态就是家庭破碎,千夫所指。

对着天花板讲话。倚在窗后看着爸爸的背影。和一个精神病人做朋友。

“爸爸,我觉得我快要疯了。”

“你没有疯,你只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孩子,又爱幻想。你没有疯。”

看到这里,我疯了=。= 这使我坚信我没有疯。

================================================================================

很想认真地写一篇影评出来,无奈今天忙得好像疯狗一样。

昨天去找LILY,当我说可以把东西先放在我这里的时候,她应该很感动吧。反正鲍鲍的书还在我这里,我就好人做到底吧。

新的房间有一点小,因为有一张很大的桌子和一张很大的床!大的东西比较有安全感 XD

顺便看了隔壁房间,那个闷骚男铺了红色的床单>_<” 还好他不经常在家,我可以随便穿衣服了。或者裸奔也行。有一天和nana讨论到裸睡的问题,不知道她老人家心里怎么想的。哦妈妈,我是好女孩!

最近,哎,还真有点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