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m’appelle Elisabeth

 

小女孩,精神病人,狗。

当他们同时出现在画面里的时候,镜片将近结束。昏沉的我,仓促的化妆的我,只是想开一个声音陪伴而随意点开了这部电影的我,一下子安静下来。

电影里家庭不幸的总是那些精神科医师,不是自己心理变态就是家庭破碎,千夫所指。

对着天花板讲话。倚在窗后看着爸爸的背影。和一个精神病人做朋友。

“爸爸,我觉得我快要疯了。”

“你没有疯,你只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孩子,又爱幻想。你没有疯。”

看到这里,我疯了=。= 这使我坚信我没有疯。

================================================================================

很想认真地写一篇影评出来,无奈今天忙得好像疯狗一样。

昨天去找LILY,当我说可以把东西先放在我这里的时候,她应该很感动吧。反正鲍鲍的书还在我这里,我就好人做到底吧。

新的房间有一点小,因为有一张很大的桌子和一张很大的床!大的东西比较有安全感 XD

顺便看了隔壁房间,那个闷骚男铺了红色的床单>_<” 还好他不经常在家,我可以随便穿衣服了。或者裸奔也行。有一天和nana讨论到裸睡的问题,不知道她老人家心里怎么想的。哦妈妈,我是好女孩!

最近,哎,还真有点尴尬。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