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0

帥哥 :目

高。
未婚。
脾氣很好。
講英文聽得懂。
我還花癡了一下午。
 
可是…………………..他有女朋友=。=|||
 
我只是,喜歡高個子。有錯嗎? *_*
 
PS: 我還臉紅了>_< 丟人………………………..
 
歎氣,摊手。以上是娛樂效果而已,沒別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爸爸說有些事情得不到不要強求,他到底在影射什麽啊?

 

 
我只是默默走路回家的平凡人。那位推銷房子的小哥,麻煩您別叫我成嗎?對不起我裝作沒聽見。
 
我一直夢回那個地方。佛洛依德說夢是願望的達成,自我分析了一下,去他的sickman佛洛依德。
 
我還夢見了你在我夢裡又開心地笑了。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希望我們都可以move on,即使我們不是朋友了。
 
我怒髮衝冠的時候最喜歡微笑,比如今天和滿身煙臭的老頭講話的時候。微笑分為真笑和假笑,有人說我笑起來比較好看,有人可以看穿我的假笑。
 
我工作3年了,即使有人以為我還未滿20。我學到了很多,得到的不多,什麽也沒有失去。哦可能體內水分流失的比較多吧。
 
我已經2個月左右沒有買巧克力了,別人給的不算。我在想要不要戒山楂片,因為防腐劑實在太多了。而且我不想讓自己對某些東西產生依賴。
 
我聽到最真誠并一定堅信的話是"你將來一定會很好很好"。我希望說這話的你忘記了。
 
8月26號,我和鮑鮑的PR生涯就進入第三年了。其實我挺好的,除了多愁善感了點。
 
我其實挺好的。
 
我其實挺好的。
 
我其實挺好的。
 
imgood.
 
imgood.
 
imgood.
 
餃子,i miss u!
 
ps: 其實我蠻好奇一個男生gay否。好像當年對ppgg的好奇一樣。後來小強舉報他喜歡看真實的QJ的日本愛情動作片,我才打消疑慮。不過如此重口味應該是對自身不足的調節吧。就好像卐只有一個..。哎我邪惡了。
 
正應了那句話
 
一入天涯深似海
從此C J 是路人

A house for rent

 
下車時看到這樣一條廣告。
 
曾經那棟房子的主人,是一位老爺爺。當我開始了每天早上等車的生活時,就一定能看見他。女傭,斑點狗,和一位小腿和我胳膊一樣粗細的高個子老爺爺。他們三個走得很慢,斑點狗亦如此。當他們走到門口時,老爺爺顫顫巍巍的拿出鑰匙遞給女傭,女傭開門,老爺爺慢悠悠地挪進去,斑點狗安靜的跟在後面,女傭進去,門被關上。5分鐘之內,我等的車就來了。
 
我不止一次的觀察他們三個。我在想曾經裏面是不是還有一位老奶奶?老爺爺的孩子呢?他年輕時候是做什麽的呢,是醫生嗎?每天早上散步后,剩下的時間是做什麽呢?那隻狗應該也上了年紀才會如此平靜的散步吧?……
 
他們帶給我的樂趣和准點報時的能力讓我在每一天的早晨擁有短暫的快樂。
 
大概一個月前,我猛然意識到,我多久沒有看見那位老爺爺了?他生病了嗎?還是搬走了?從此每天等車的時候,我都會帶著一點期盼,希望再次看見他們。
 
然而我沒有再也沒有看見他們了。
 
RIP.
 
 

扣扣生日快乐!

 
 
可爱的孩子。模糊的记得小时候粘在一起,后来你生病停了一级,再后来你就变成万人迷了。现在呢?穿山寨BURBERRY还是很帅的。哈哈。
 
最近压力很大,工作上的。虽然说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但还是很担心上课的事情,我根本没有时间安静的看书。
 
所以我看见光着脚丫奔跑的小PI孩就想伸脚,看见树上的猴子就想敲它的脑袋,想到露出内裤痕迹的龅牙姐姐就想…
 
HOMES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