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0

让期待少一点,再少一点

这样想,生活会比较好过。

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感恩节,感谢谁呢?

感谢Dirk, Menno, Luca, Gustav 帮我完成了interview. 尤其当Gustav问”why should we take this”, Dirk 一句”No question, follow the order”,整个就很霸气。(Captian Dirk?)还有Menno acts as temp guardian那个无比BH的签名. 小孩子的想象力总是有趣的。Gustav说地球是没有边境的,如果一直走一直走,就会遇见一个很大的水域,人们就要跳进去游泳。(是跟swimming class要开始了有关系吗?influence factor?)Luca说如果一直走下去,会掉进地球中心的火山里。

接着感谢Boon boon boon boon, Yayahii mentally help.

晚上就要去新的地方住了,想到无止境的unpack,就很无语。

今天还帮一个笨蛋买了机票,1月5号早上7点十分。哦天啊,你终于要滚了。第一手消息总是让我很有成就感。我心心念念了1年多,终于确定了日期。

每个人都要说再见。

微笑着容易过一天。

仿佛一切与我无关

 

我的内心,一直有种焦虑感。

我想甩掉它,或者,减轻。

昨天看HP7,电影院偷拍版本。暗淡的颜色,空旷的音效,但我仍饶有兴致的看完了。

Dobby死了。哭惨了。

 

昨天打了求救电话,电话对面的人在吃晚餐,听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呢,在BUS上,教室里等了30分钟老师没有来,打电话竟然OVERSEA RINGTONE…于是抱怨声不绝于耳,又都垂头丧气的走了。

一直以来,我很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向别人提出要求,我不是怕麻烦别人,而是怕被拒绝。终于,我决定任性一次。于是我无耻的提出了圣诞节要父母来看我的要求,当场被拒。哎,谁能安慰我受伤了的小心灵?

我想说

 

有时候习惯沉默,有时候滔滔不绝。

寂寞的时候想说话,对着镜子,对着墙,对着空气,对着脑子里的人。

看,我是一个多么会自娱自乐的人啊!

喜欢上一种声音,它能带给我安全感。喜欢,也许是因为习惯。pfffffffffffffff,可惜的是,很快就听不到了。

 

这篇是用来发泄的…

公车小姐,我为你真正感到难过的有两件事。

第一,你妈死了你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以至于我想骂你都不能讲错恁呜哩娘买别。

第二,你男人不要你了。所以你无时无刻不谄媚臊情我也能理解是adrenaline作祟。

其他的,就是愤怒。我很少不喜欢某个人,你就是那极少数来挑战我极限的瓜丕。能把我逼到用陕西话的大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就你一个了。你应该高兴吧,因为你是最最死备受的一个人。

有病早点看。

 

草包小姐

我是草包小姐。

5个小时,折了不到500封信,突然变得很低产。

一个人的办公室,歌曲音量开得很大,不停的敲门和电话,从早上9点一直到现在。

工作上重复着上个月的错误,不知道要怎么解决。nathan问我什么时候去他的公司,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想到一两个月后如果我要搬到后面的座位,不知道要多么麻烦。但既然两个星期后被迫搬家,再搬一次也无妨。我可以默默的纪录一生中搬过几次家,说不定老了还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

虽然我结婚狂的名声已经在外,但我改变主意了。

有人说我乐观,有人说我勇敢,我觉得我是个草包。

是他们看透了我,还是我看透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