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0

End of the Significant Year

办公桌上的台历,贴着蛋糕标签的是你们的生日,画着笑脸的是回国的日子,写着GIRO的是每个月都要做的generation, 贴着END的小方格提醒着我当初决定果断放手,画爱心的日子是从星座里面看来的,“一切都会好的”这句用铅笔写下的话也是星座说的…

今年之所以显著,是因为从三月十九号开始我工工整整地写下了第一门课intro of psy。在父母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大方支持下,在交学费之前我颤抖的手拨出了一连串号码而得到了鼓励下,在冲动不经大脑思考是我的本性的作用下,我做了一个决定。矫情版是“这个决定影响了我的一生”,理智版是“这个决定让我的一生有了不同”。

这个十多年前的美好愿望,在今年实现了。冲动,激动,感动,头痛,接踵而来。

我承认GRAY是对的我是个心理阴暗情绪不稳定的人,但再难过再痛苦我也没有想要放弃。

希望我能带着战无不胜的运气和莽撞无知的傻气还有与生俱来沈家人坚韧的毅力勇敢地走下去。

如果说努力才能改变现状是我能控制的,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希望从2011年开始我可以不再生活在流动市场一样的环境里。东奔西走结识告别大声吆喝默默流泪,这个曾经让我觉得很拉风的生活现在看来却是折磨。我固执的认为在某些事情上,我缺少的仅仅是运气。

那啥,如果太勉强,也就算了。

你们好,我就好。

真的。

Advertisements

I am a bit hurt, today

大概昨天黄历上写不宜出行,于是我挑战了出行的后果。

因为一句无心的话,我脆弱的小心灵受伤了。

希望下个星期再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话让我持续难过了。

我很烦那些人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一个又一个无休止的闯进我的世界留下或者余香或者脚臭就扬长而去。我不是烦你们,我是为这么一个流动的生活而感到悲哀。生活在一个相对和平的年代,我的生活却这么的不平静。

啊!我就好像那流动市场十字路口的一棵多愁善感的树桩!

以前我很骄傲因为我的朋友遍布世界各地。现在我可以更骄傲的说我连天堂都有朋友。什么时候火星也能来一个?

I HEART LEGOLAS

当我看见这张照片的一霎那,好像看见了LEGOLAS从远处的湖边款款走来。心脏停跳一拍,还原了我以为已经消失了的少女情怀。

不正经的马也很有爱 (:

这两张照片出自Flury不丹之行。All the rights reserve to Mr. & Mrs. Flury.

活着才是重点

我一直觉得她还在。

好像昨天看到的是一个和我不相关的人,看着她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干涩的嘴唇中含着一颗珍珠,脸色发青,头发凌乱。我仍固执的认为她只是睡着了。我想再捏捏她的脸,整理她的头发,羡慕她的E cup,羡慕她浓密的头发。

我想要过很久,经过很多次没有她的聚会,我们才会真地意识到我们真的失去她了。

RIP. DEAR FRIEND.

PS: Eric, I hope you will be ok. I wanna see you again.

我以为,傻瓜有傻瓜的幸福,而且会一直幸福下去

又是一个“我以为”。

吴小姐要离婚,江先生说“不然给我20万,不然把我儿子给我。”为了钱的问题开始吵架,某一天江先生开始动手打人,并且打上了瘾。

门当户对,真的真的很重要。

昨天还在想BT认识的那些人。

meiyun,回马来西亚读书,漂亮的高个子姑娘,想要做法医。

yuer,偷偷告诉我第二天就要结婚的小女孩。

xiaoni,发誓要变的美若天仙实则和我一样身材的小胖妞。

xiaojuan,多变的巨蟹座店长。

牛哥,喜欢叫我“沈潜儿啊~~”

蜡笔,色魔。

阿伟,害羞男。

jiawei,外表幼稚心理成熟的狮子男。

还有就是吴小姐和江先生。

还记得充满天真幻想的吴小姐对着我发梦的样子。她说将来一定会回到日本。后来怀孕,变成黄脸婆,回家结婚。再后来经常跟我说“快去我空间看我儿的照片”。

还记得江先生追吴小姐的时候,经常等我们10点半放工的时候送她回家。我问他值得吗,他说点头说值得。(还依稀记得他那个娘到要死的包)他走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他说要回去开店,我祝他一路顺风。

============================================================

姐姐,一直以来,我真心的觉得你是一个傻瓜。看到你的幸福,我觉得做个傻瓜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每次自己辗转反侧痛苦(哭)不已,我就告诉自己做个傻瓜过着平凡的小日子也未尝不可。

看来,我的后路断了。

就只有咬牙冲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