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1

此刻我没有很想念你

当每个人提醒我还有多少天就可以回国的时候,我只是礼貌的敷衍着微笑。我没有一点兴奋感,尤其是当这一年打回家的100通电话里98通都是撕心裂肺哭着说想要回家,尤其是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一个向我汇报他们何时回国何时再回来,尤其是我已经想不到2月16再回到新加坡还有什么意义。在假设做完了全部工作,航班没有取消,飞机顺利到达的前提下,我想象着在西安灰蒙蒙的天空下看着“咸阳机场”4个红色的大字,那时候我的心情一定是轻松而舒适的。 I am homed.

那时候的我又会想念这里温暖的大床,穿不尽的衣服,潮湿闷热的空气,明亮的厕所,和每天有人帮我整理房间犹如女皇般的待遇。(这么看来,我的生活似乎都在租来的那个房间里。sigh)

上次回去察觉到,国内的小房间变得有种物非人非的感觉。它越来越拥挤,越来越凌乱。曾经的书架上放着很多的杂物,空着的地方摆满了不知哪里来的玩偶,头顶那个星星月亮灯越来越暗,窗帘背后的那面墙一定布满了灰尘,那里有我童年的纪念品。唯一没有变的,是那个装了我无数秘密的抽屉,收藏着从初中开始一直到现在的日记。

还是最喜欢客厅了,有被阳光穿透的窗户,有操场上学生们的嬉笑声,有摆满了各种神奇小吃的“食品柜”,有懒散的窝在沙发上的豆包。

这么讲着讲着,我开始期待回家了。

Advertisements

Dream Bag

D&G ,lovely pink

钱多的烧得慌的GaGa

I ❤ Orlando Bloom

 

最美好的风景只需要用眼睛纪录

 对于照片,我更喜欢捕捉动态的一瞬间。再好的相机也不能拍出真实景色的美丽,那种包含了风吹过皮肤,混合了无数的气味,或嘈杂或宁静的声音是不能被相机一起记录下来的。

Flynn & all the best wishes

Elle Fanning, 比天才姐姐漂亮。

I just wanna to be fooled, once.

我把头埋起来,不在乎屁股会不会被冻坏。

美好的回忆能慰籍心灵,温暖由发丝延伸到脚趾,当然也包括屁股。

所以即使,即使有那么多的sign,我还是选择了视而不见。

人不BH枉少年,我的少年时代圆满了。(少年?好吧我承认我晚熟。现在进入中年妇女阶段。)

思维混乱。

LIKE I SAID,  I JUST WANNA TO BE FOOLED, ONCE.

我的心愿满足了,以后就要变聪明喔~

OB,又是一年生日。

happy b’day (:

and congrates, dadd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