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1

fake it fake it then you can make it

这句话是周末上课的时候老师给我们放的录像里的一个人讲的。一群人聚在一起没理由的笑,他们说fake it fake it then you can make it.

真理啊!

于是我用这句话来鼓励自己。

各种伤不起

一边上班一边上学的人你们才伤不起啊!!!!!!!!!!!!!!!!!!

===============因为没有才华只能提前咆哮完毕的分割线===============

这厢老板问你report好了没有啊,那厢老师问你3000字 assignment写完了没有啊。作为一个中度宅的人来说,深深的佩服那些有老婆有小孩有social life还能一学期修完3门课的神人。前两个周末看书找resources,再两个周末赶作业,又两个周末准备考试,后两个周末考试结束赶工作。千里迢迢回个家还要兼顾学校放假的时候工作忙不忙,工作不忙的时候学校放不放假。

如果不回家,放假那一个月的4个周末全用来还人情啊,从branch到supper,还落一个“你好难约啊”的名声。瓦老诶,和上课一样一样的累啊有没有!!!

姐曾经被虐的很辛苦啊有没有?您不能让我春光明媚诗情画意一下下灭???

姐也想拉着小手唱着歌还吃着火锅啊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

抓狂咧~~~~~~~~~~~~~~~~~~~~~~~~~~~~~~

据说核辐射物飘到了美国和芬兰

据说啊,德国报道,进入辐射区的死士有一部分是流浪汉,甚至是未成年。厄,什么时候德国也这么不靠谱了?还是他们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8卦说,Chernobyl当初也是骗了小毛子们进去送死。为他们默哀。牺牲自己,救了大家。

——————————一半沉痛一半幸灾乐祸的分割线——————————–

日本的海啸地震核电站泄漏,很多中国人归结为“祖上侵华的报应”。

从小的方面看,一个个破碎了的家庭和失去了的生命让人心酸。

从宏观来说,我相信善恶终有报。他们上辈人做的不可饶恕行为造成了现在的报应。

从更宏观来说,我相信世界末日是必然的。我们上上上辈人做出的种种不可饶恕的行为,也必然会殃及到我们。

回到小的方面来说,据说那个作恶多端的女巫婆昨天出车祸。不严重。所以容我默默的感慨一番。

报应啊,这都是报应啊!

 

  童年

         特拉克尔
  
  林克译
  
  四处挂满接骨木的果子,童年安静地栖息
  
  在蓝色的洞穴里,掠过旧日的道路,
  
  如今野草黯然沙沙作响的地方,
  
  寂静的枝桠沉思冥想;微风扫过葡萄叶,
  
  仿佛蓝色的水流在岩石中轰响。
  
  温柔的是乌鸦的哀怨。一个牧人
  
  无言地追逐绕着秋日小山起落的阳光。
  
  而灵魂,犹存蓝色的一瞬。
  
  一只受惊的兽出现在林边
  
  古老的大钟和阴森的村落静息于深谷。
  
  你更虔诚地领悟了黑暗岁月的意义,
  
  孤寂小屋里的清冷和秋日;
  
  神圣的蓝光里,闪亮的脚步声响彻远方。
  
  一扇打开的窗户咯咯作响;当目光
  
  触及小山旁塌废的墓穴,忆起传说的童话,
  
  泪水涌上了眼眶;哪怕有时灵魂也略略开朗,
  
  当它想起快乐的人,黑金色的春光年华。

梦里回到高一六班

咳~~~~~~~~~~~~~~~~~~~~~~

我对这个班没有感情,尤其是班头。每天都是鸭梨很大有没有!!!

上次回家,听说曾经的班头爬到了教务主任的位置,为了讨好我老爸,叫“叔~~~~~~~~~~~(二声)” 我了个去,没把我胃里的青海老酸奶反出来有没有!!!

可是,我还是在梦里回到了高一六班。我有点惶恐的回忆曾经我们的学费是怎么个交法?好像似乎大概是开学第一天交的是不是???然后我就回到课堂上了。白板上面粘了一张纸。

wang yang                                                                              shen qian

returend due to 3 classes absent                      complete 3 years study

muahahahaha….我在梦里都要把那个我差不多要忘了的人羞辱一番。上次回去,我也听到了他的故事:在他被TP请出去之后,他妈打电话给我家,让他的户口转到我家,这样他就可以继续回师大附中了。很荒唐阿有没有!!!

 

RP爆发

昨天收到了大概20多通电话。前两个我接了,可是没有人讲话,我想大概是打错了之类的,如果我不接他可能就不会再打了。等到10多通的时候我怀疑是恶作剧,我琢磨着怎样把他设为BLACK LIST。研究很久,未果。于是设置静音,这么着又来了4,5通。不知道向多少人抱怨了,大家都表示不知道那个古怪的号码来自何方。

正和饺子传简讯,一个电话又打过来了,这次的号码没有显示。我激动地以为是你们打来慰问我了。结果~~~~~~~~~~~~~~~~~~峰回路转~~~~~~~~~~~一个尖锐的声音咆哮“你在哪里啊!!!!!!!!!!你怎么都不接电话!!!!!!!!!我打了好多通电话给你啊!!!!!!!!!”OH MY LADY GAGA,台湾版的咆哮吕出品了。

MIAHAHAHAHAHAHA,你也有今天。我表示很满意。

雪耻了,报仇了,鸡冻了。

RP爆发了。

麻麻说,什么心烦意乱什么不蛋定什么蓝人吕人都素浮云,好好困觉才斯正经事儿。

—————————-勇敢承认我变精分了的分割线——————————

不蛋定啊不蛋定,求安慰啊各种求。

我要去单腿老爷爷的故乡看小星星。我要发挥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苍蝇不怕便秘不怕被晒黑不怕孤单….的精神…看我妹夫起。哦对了,还有我两个貌美如花的小老婆。哎,没有姐夫给你们看,真是不好意思。

签证,机票,MONEY,运气,一个都不能少。

I dreamed about Piggy last night

我梦见了piggy,炮弹一样冲过来撞我的腿。我像后面那几年那样有点嫌弃的躲避着它,因为不想在我的身上留下一个个泥脚印。然后我意识到了什么,就弯下腰摸了摸它肉肉的大脑袋。

醒来后我发现,哦,我再也摸不到了。

——————————–精神分裂彻底放弃的分割线—————————-

蒿你妹,啊你妹,油你妹。

你欠老子一个date,走了也不说一声。等个毛啊~

各种不爽。

去shi吧!!!!!!!!!!!!!!!!!!!!!!!!!!!!!!!!

OH YEAH (00)丫 咆哮起来果然特别有感脚。

一个难熬的周末过去了

我只想说昨天晚上我哭得好惨好惨。饺子当时我好想打电话给你。不过没有。具体事情不想再重复了,想一次伤心一次。

———————————–假装若无其事的分割线———————————-

最近事故频发,该来的也避免不了。不过有点生存狂的倾向,准备了水和一些衣服之类的。但转念一想,新加坡这么小,被淹的可能性比较大。难道要买个救生圈?(笑)

现在才发现不会游泳是多么的吃亏。谁来教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