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1

我哥和女朋友分手了???

惊天动地惨绝人寰不可不咆哮的大事件啊!

我上次回家他们两个还情人节电影接着夜不归宿了呢。

七年啊!

痒啊!

我想着都心疼啊!

鉴于我哥永远不会看到这里,我想说…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那个女生是以怎样博大的胸怀接纳他的臭脾气和无与伦比天下特大的大男子主义。但鉴于对巨蟹座宅男的信任,对他那喝不倒还会做饭的佩服,我始终觉得他们还是会一直走下去。看来童话的美好最终还是没有发生在我身边。

在这里向ex嫂子道声谢谢。我觉得你实在是包容了他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

什么?非死不可增加了暗恋功能??还能同时暗恋好几个人???

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强大功能啊!!!

再三膜拜之。

据说,只要mark暗恋某个人,如果他也mark暗恋你,那你们互相就会知道了。美好宏图就展开了。

多么符合union world的伟大构思啊!

世界大团结啊!

生活多美好啊!

饺子等我研究出来了我去mark你啊!

肉肉的Flynn,有爱的老爸。 捏,戳,强吻,熊抱…

原来非死不可没有这个销魂的功能啊-。-

桑心 T_T 捂脸哭

VS AGAIN

这个袖子太美了!很有ELFY的FU。Caroline Trentini

Natasha Poly,走路摇曳生姿的甜妞。

人家的腿是怎么长的???(撇嘴)

我没有。只好练小腹了。

真实的人生慢慢地勾勒出寂寞的远方

这是天涯上西班牙占卜术的结果。大概就是生日加加减减再对照一个表格所得到的。

隐隐约约,我觉得,有点道理。

远方啊远方,哪里才是我的家?

我想念海边玩飞碟的…厄…少年?

看到这样一张图片。

拍照的人说旧金山的公园里两个玩飞碟的人遇见了另外两个,于是他们开始一起玩了。

Frisbee

我突然想起那个海边奔跑的少年(我觉得“少年”这个词放在题目太zhuangbility了)他和他爸爸在海边玩飞碟。只见他激情四射的脱掉上衣,在沙滩上奔跑跳跃接飞碟,引得旁边的黄金饥渴难耐的试图挣脱主人的牵引想要加入。

我在旁边默默的笑,我向来认为接飞碟是狗做的事情,扔飞碟是人做的事情。突然…灵光一闪…悲催的想起来小时候我和粑粑也是在学校的操场上这样玩的。于是我咧开得嘴角僵住了。

嘲笑变成了羡慕。我和FINA同时举起相机定格那个画面。少年果然是少年。他看到我们的镜头,开始耍帅。

咦~~~飞碟飞进海里了~~~少年脱掉棒球帽一个甩手,于是帽子以一个漂亮的弧度落在沙滩上。他呢,纵身一跃跳进海里。只见他游啊游,突然半个身体浮出水面然后高举飞碟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上岸。

那种有点爱现有点害羞的小情怀让人真是怀念啊。因为他的年轻他的卷毛他灰色头发的老爸,一切都让人不讨厌,反而觉得很有爱。

后面那个绿色衣服的就是他和他幸福的老妈。

没力气遐想,

最近,每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都会用力摇头,把怪念头都赶出去。

然后呢?然后就清静了。

can u service my ball?

service my ball

my ball

ball

豪放派的说法是“听到这句话,没有蛋我都疼了”

 ===================================================

今天从早上到现在吃得好开心,三明治,蛋糕,炸番薯,巧克力可颂,99能量棒。

坐车的时候看见了驴牌书包的戈格。

下午还看见了那个眼睛蓝的想让人挖出来的男人。乐不思蜀。

结果呢,刚才被楼上reception的人赖了200块。管她呢,我就是没收到。你说你放进我的folder了,我还说你没有放进去呢。哎,人与人的相处是个麻烦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