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机制

有些人我很需要他们,但是他们不在我身边,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当我在等待的时候,我拒绝去做一些我能够做的事情,但是我没有意识到我这样做是对自己的伤害。

—–《now it all make sense》

故事说的是一个男人,不愿意去看医生因为他希望医生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不愿意打电话交代秘书做东西因为他希望秘书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不愿意打电话给老婆因为他希望老婆会主动打电话给他。结果他差点死掉,还因为管制疏漏欠了很多钱,老婆也走掉了。他的前半生都花在希望别人主动的期待上,还好他意识到了那样的人生是错误的。

早上在厕所又一次体验到醍醐灌顶的感觉。

我跟他一样。特别希望身边有一个人能帮助我,但却不敢主动开口询问。

医生说这是由于年幼时被打击太多的结果。我记忆中年幼的生活没那么不堪,倒是对poly时期记忆深刻。我没有刻意恨他们,但我也忘不掉。很多次我以为我忘掉了其实没有,一想起来我也算是半腔仇恨。我想那也是我抵制新加坡人的根源吧。

我也不想这样。虽然它没有给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扰,但我想如果我跨过去,应该会比现在更快乐。

everything is on my own and nobody can help me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