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11

现在爱自己,将来才能爱别人

有感于最近没心没肺的自己。

原来这是第200篇。oh yeah, i love me >3

Advertisements

为什么会有6个人like上一篇?这难道不是我一个人的世界吗?

是不是越来越大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才会觉得那些不安全渐渐渗透进我们的生活?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吗,还是世界越来越不安全了?

校内上好多极端的报道,包括那个游泳池事件。我真的希望那只是传言,而不是被政府极力掩盖的事实。生命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包括黑人和白人,包括老人和孩子,包括活着的和不在了的。日本地震是天灾,那么最近发生的事都是人祸啊。我没有极端,但总觉得事情的发生和世界末日的描写越来越贴近了。舆论和预言导致了事情的走向,这是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那么有没有一些好一点的预言来力挽狂澜呢?

好好生活,说起来很容易。但无论事实多么艰难,活着的人要好好活着。

R.I.P.

又到了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了

我想说,我好焦虑。

我想说,我好孤独。

我想说,我变胖了。

我想说,我好想家。

我想说,我好想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焦虑个什么劲儿,孤独个什么劲儿,为什么蹭蹭蹭的长出了一堆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那个“你”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只是觉得,有一个人想,会不会比较好过?还是会更煎熬?

有一天买点心拿出钱包的时候,卖东西的人问我钱包里的狗是真的吗。我说当然。然后她问是我的吗。我说是啊。接着她又问那他们还活着吗?我沉默了一下说那个bull dog已经死了。好桑感。以至于我买的叉烧酥都没有胃口吃了。我好想念piggy当年威风凛凛的小样子。

7月要走了,8月要来了。

happy birthday to me, the 23rd times

生活啊! 你是有多drama?

Drama如果翻译过来应该是狗血的意思。所以我的中心思想就是,生活啊,你怎么可以那么狗血?

星期六的心情好象是过山车,下下上上上上下下,总之是以下下作为一天的结束。有史以来最尴尬的事情发生了,让我实在没有脸面见到始作俑者。好死不死的是我10分钟前刚见到此人。我只能羞愧地说,此人是个好同志。就好像我在非死不可里面写道的,身心受创。

晚上去见范姜戈格,平息一下我那惊魂未定的心。

i m proud of myself

昨天去gallery hotel会见了儿时的玩伴,现在的清华学生。又顺便见了他的同学和老师,更多的清华学生和清华老师。和他们见面握手之后,我心里想我会不会变得聪明一点?我很没头脑的说了一句,啊,你们…都是清华的啊…

不好意思我这辈子没见过那么多清华学子。

于是清华老师在吃饭的路上指导我关于最后一天该如何安排行程,我表示压力很大。我是来看朋友的不是来免费招待你吃好玩好的。突然觉得自己的生存能力和他们比强了那么一点点,顿时很欣慰。

虽然在酒店外面等了他们一个小时,但坐在一个眉眼清秀的帅哥的店里等待我也没太多怨言。尤其是听到朋友叫我点点的时候,很温暖。

===================================================

刚才实在很累,就到spa休息了一下。短短十几分钟,我又梦见了你。醒来后觉得很annoying. Can I have a peaceful mind?

另一个疯狂的夜晚

作为唯一一个清醒的人,和4个醉酒的人过夜格外痛苦。我作为一个人,被当成了一个枕头,是多么的耻辱!我,有那么软吗?我,有那么好抱吗?我,很好亲吗?你们这群恶魔!我宁愿长醉不愿醒啊啊啊啊!!!

清醒一晚上的结果就是昏沉一整天。还好今天办公室就只有我一个人。S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