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1

昨夜又梦见你了

中学同学,小学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还挤着很早以前就提到了的可遇不可求miu miu。还有阳台,我记得小学的某些教室是带着阳台的,可以放拖把,可以在冬天玩结在栏杆上的冰,也可以从楼上往下吐口水什么的。

昨晚我们在阳台上做饭。当被人夸奖我叠抹布很好的时候我告诉那个人是一个台湾人教我的,醒来想想那个台湾人好像是小周师傅。然后我亲爱的同桌一脸失落的跟我说“你变了”。这句话他以前就说过,那时候我还心碎了一把。梦里的我一脸自在的说“当然,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然后脑海里出现各种纠结的成长镜头。接着转向了厕所,我也不想多形容什么了。如果只是相比厕所环境,我想说新加坡万岁。

如果说失眠是因为出现在别人的梦里,那你们昨晚是不是都失眠了呢?

Advertisements

一些失落,一些感慨,一些感动

像极了秋天的新加坡,没有下雨,但空气水水的,风很大,乌云。躺在床上都可以感觉到被子上湿漉漉的水汽,和皮肤接触后凉凉的。

还是在做着白日梦,想着一些人和事。小情绪在作祟。

打电话回家。每次跟ada聊天他都会喋喋不休的讲很多生活大道理,他自己的感慨,这次也不例外。于是我知道了上个月他又是一个人从西藏骑车回来。他说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不能告诉他老婆。还有每次都会听到的xx人需要他开车去接送,我就会觉得特别失落,因为现在的我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得知院子里的那个得了皮肤病的阿黄被抓狗大队的人抓走,那个被养在后院的陪着piggy走过最后一段的流浪狗也不见后,我更觉得难过了。虽然我不喜欢他们,但每次电话里被nana有意无意提到的两个东西有一个这样的结局也会让我难过。我宁愿他们是死了,而不是被抓走再虐待而死。

挂了电话后,虽然我特别需要被安慰,但当我看到每天接送我的司机qq头像亮着的时候,忍不住问候了他。我的理想是温暖别人,所以当我很温暖的时候我会去关心身边的人。然而我很久都没有关心过别人了,这让我很有挫败感。当他说谢谢的时候我是满足的,在那一瞬我感觉到了以前的自己。那个自闭在城堡里不愿出来的自己。这么说好像有点人格分裂,每当我怀疑自己分裂的时候都会想想每天发生的事情,如果没有断点,证明我是正常的。我是不是很傻?还是有点傻?

希望一些都快点好起来。

I m not unhappy, I m just a little depress

只有酒和巧克力的冰箱

柔情的纹身男

TVB:呐,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今天是来SWISS CLUB的2年整。

我必须承认我有点做作

最近的我,或者说一直以来我都处在得不到,小纠结,羡慕嫉妒恨,开心失望这个怪圈中。

对某人,我实在是做作的要死。但那个人也是用一样的做作回报我。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又或者是跟我一样的原因。看淡点啊看淡点….

对某人,我渐渐的翻开美好的表面看到了真相放大了缺点,我一直告诉自己没有完美的人所以不要太在乎某些事情。或许我的忍耐就好像那个5块钱的故事,也许那个人并没有意识到所作所为会惹毛我和很多人。我要讲出来吗?

其实上学是一件很痛苦又幸福的事情。至少还有10个月的时间不用折磨自己考虑下班以后干什么的问题,至少偶尔的偶尔还能拿学生证吃个student meal,至少对未来的生活有点期待。

 

我怎么又想到你了,看来我真是太闲了

又是一个午餐不能吃的中午,乱七八糟的塞了各种巧克力口味的零食,却总也不满足。

早上坐车的时候想到了你跟我说即将来临的九月要发生的事,我顿时从半睡眠模式中惊醒。但又想到你用悲凉的语气和幼稚的想法,我想说“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就安心了。”

我应该不算是电影里的恶毒女人吧,小气才是真的。

可是,忍不了痛苦,就见不到幸福。

LS的人们在大笑着,那颗有着金黄色的脑袋的人说他有事不能来。真可惜。

但也没有关系。因为我要慢慢的,变成大人了。独立,坚强,深沉。

I miss my bro

看着他那么深情款款的写了一篇文章纪念他们的六年,看着他回复每一条留言都是那么无力的语气,我顿时有种比自己结束上一段后还惋惜的感觉。

当那么多人喊着不再相信爱情了,但每次想到他们,我就会觉得童话世界里的故事在身边上演是多么的美好。然而童话故事破灭了。

我特别不擅长安慰别人,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比别人还惨。但我多么想陪在他身边,他难过我也陪他难过,我不会说什么你还会遇见更好的之类的鬼话。我只想安慰那个和我从小打到大内心敏感的巨蟹葛格。

 

今天是一个花痴的日子

开花,你迈的步伐好大啊。

好喜欢FLYNN北鼻。

这个麻麻我也很喜番。

旧情人,还是很和谐啊。

你怎么总接这种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