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1

当我失去了你所有的联系方式

11年以来,第一次你生日的时候没有对你说生日快乐。以前会当面祝福,后来变成信件,然后是电话,校内,简讯。如今只有一个我万年不用你头像永远常灰的秋秋。虽然没有说,但我还记得。

很可惜听说你长残了。很可惜我早就把你从top one list拉下去了。但每次想到年少时期,总会想到你。那时候我的心情随着你的喜怒而变化,造就了我受虐狂的特性。你说了一句“你变了”让我心碎几节课,你抱怨很多女生写小纸条贴在你宿舍门上的时候我在另一所学校里羡慕嫉妒恨,晚上躺在被窝里打电话我发狂说要嫁给你时你得意的笑声。(我被当时的自己打败了。原来我的青春里也曾那么2 13过>.<)

就这么渐渐的,和你,和更多人,越走越远了。

Advertisements

毕业要做的事

1.一年的旅行(因为renew PR的关系估计会被无限延长)

2.一,两个月的时间回国(当然要在辞职的情况下才可以)

3.学开车(在回国一个月的前提下)

4.去西藏(在回国二个月的前提下)

5.双眼皮(在回国二个月的前提下)

6.学会在水中漂浮(这个似乎随时都可以)

这些愿望我已经想了很久很久,等了很久很久。既然都是可以实现的,不如趁年轻还有机会的时候去做吧。

考完试的第4天

参加了老奶奶的葬礼,发现我唱圣歌好像不难听。做了蒸鸡蛋里面还放了烧麦和虾饺。翻出了大概2年前剩下的糙米和1年前买的薏米煮了后来变成饭的粥。心血来潮去报名salsa却被告知开课时间被延迟到11月1号因为没有人报名。买了红色的帆布鞋FANCL的洁面粉还去了all made in china的bugis street淘了一件背心。拿出西班牙语书认真地读了读写了几个单词在便利贴上再粘到墙上。晚上拿着电话钥匙带着耳机出门在不知道安不安全的黑暗中散步。开始读几年前买的那本翻了2页没在继续的英文故事书。

生活被我过得不错。却觉得百无聊赖。我还是喜欢有目标,有压力,有冲劲的日子。

懒猪,起床,懒猪,起床

——————————————早上好——————————————–

学生时代的闹钟就是这样的。

现在都没有人叫我起床了,真伤感。

那些兴趣班

幼儿园:舞蹈

小学:钢琴(经过老师孜孜不倦的打手行动后而退出),舞蹈(后来发觉自己太肉感不好意思站在竹竿旁边而退出),作文班(星期六老师会带我们去师大校园里找灵感),摄影(几节课留下了模糊的印象),叶贴布贴果壳贴(白色的乳胶和到处寻找的叶子花布和果壳),刺绣(我的第一个作品是红色的太阳蓝色的云和几朵向日葵),当然还有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我怎么也弄不懂的奥数班。

还记得幼儿园里练习劈腿的自己;被钢琴老师用铅笔打手指的自己;穿上红色舞蹈鞋在台上表演的自己;在湖边听老师高诵“半江瑟瑟半江红”的自己;第一节课就拿了相机被高年级的哥哥姐姐们取笑的自己;到处寻找好看的布,寻找吹落在地上的叶子的自己;拿着绷子一针一线的绣云彩的自己;尽管得了全校奥数二等奖但数学还是一塌糊涂的自己…

恩,大概就是这些。所有的兴趣班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都被奥数取代了。

从小到大,我被允许做过很多事情。我在想,如果当初多些鼓励,我是否会选择一个兴趣而坚持下去。

 ——————-最近看多了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有感而发——————

你们让我觉得世界很美好

 

 

Ta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