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hhh…让我悄悄的记住

等得我心碎了绝望了要放弃了,终于等来了星期六。接着又心碎又绝望又要放弃的时候,叮咚,心情瞬间100分。

在曾经和19环绕的mall里面,站在watson前趴在栏杆上听他问“你在哪里?”。还没等我回答,只听见他说“等一下,看右边。”转头,一道金光闪过。看见一个人同样趴在栏杆上拿着电话冲我笑。

我的害羞被解读为cool,只听见心里咣当一声。 然后我听到了好多故事,匪夷所思谈不上,但还是爆炸了我的脑袋。比如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啊,刚来的时候被摧残的多惨啦,那个谁谁谁是被领养的,还有家庭简史什么的。我喜欢他的父母。一个在特殊教育学校教书,一个在行为管制学校当头头不知道有没有教书。对了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是要有多酷?然后见到了他那个看起来有ADHD但很有我大哥FU的好朋友,一开始真是吓到我,还有他有女朋友管着,那个女生看起来不错。近距离接触,怎么觉得他变高了呢?有追赶19的趋势。后来跟他朋友告别的时候,他说我们要回家了(很有歧义有没有,虽然我们住的蛮近的)。

告诉他下个礼拜我陪朋友去KL约会,要一个人呆在hotel里自娱自乐时候,他说我不应该一个人去。(摊手,如果不是因为你现在没收入,我一定会邀请你的。)

虽然听到他说我很酷他很喜欢我的时候,我偷偷的高兴了一下。但喜欢这个词真的没有什么太大意义啊,我还“爱”他那无耻的前boss呢。还有为什么大家都喜欢讨论前女友啊?有意义吗?有意义吗?有意义吗?

然后。。。接着。。。最后。。。

一天结束的时候我跟自己讲“沈潜,悠着点。表想太多了。也许他对朋友就是这么好,仅此而已。(耸肩)”

一天过去了

今天早上等车,到达车站前,174过去了,157过去了,66过去了。

咦,970,这不是他说的每天必坐的车吗?可是这么早,他应该不会坐的啦。打卡,巡视座位。哎呦,一颗闪闪发光的脑袋快要顶到车顶,走近(近视眼+面孔识别障碍的人伤不起),我看见一张笑脸。他说路过GESS的时候还在想“阿~文就住在附近,怎么我一次也没有见过呢?”因为要做演讲,所以他穿着以前工作的衣服,背着小书包在转车的地方跟我道别了。

巧合,有没有!无敌巧合,有没有!

被雨和不确定因素折磨的沉闷的心又开朗起来了。

巴特,我还要说“沈潜,悠着点。”那个闷蛋,或许又是一个爱整人的讨厌鬼。

 

===========人生从来都不是完美的痛苦的分割线==========

吃苹果干的时候觉得有种牙医诊所的味道,然后,然后发现我的烤瓷牙松动了!!!要了我的亲命呦! 

Advertisements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