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1

2011年的倒数第二天

年终总结?还没想好。

抒发感情?已经没有了感情。

来年愿望?好好活着,有机会出去走走,没了。

Forever alone level: Asian

馄  

你  

的  

手  

老  

娘   

不  

还  

了  

!

平安夜,圣诞节

虽然还是孤独的想发火,但总是比去年温暖。

圣诞节那天晚上,和朋友坐在河边喝啤酒吃东西,发呆,聊天,发呆。

就这么结束了。新年呢?

好想你哦,混蛋

圣诞就在转角

各处都充满了关于圣诞的歌声,脑海里总是出现一个漫天大雪的画面,一个穿蓝衣服的金发小男孩透过玻璃看橱窗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也一直没能看清。

礼物已经买好,能约到的人也已经约好。但心里还是隐约的失落。

When you are old — William Butler Yeats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第二个七年

明年五月七号,是我在新加坡的第二个七年。离第一个七年到第二个七年的转变,还有六个月。

那时候我还是会一边工作一边读书。还是会坐在同样的位子上感慨时间的流逝。还是会拿着同样的薪水勉强生活。

渐渐的不再期待970了,虽然我知道有个人每天都会经过我的窗前,但觉得我们还是好遥远。现在的我们熟悉到在非死不可上问候太过于陌生,又陌生到传个简讯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每每看到床头那支电话,都会唏嘘一番。究竟哪些好感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了。每当被人问是不是对他们那一类充满幻想所以才会动心,我从一开始的否定到渐渐怀疑自己。因为这些自我怀疑,让我止步不前。模糊自己的想法,是因为不愿面对现实。模糊眼睛,模糊了心。

我想长大就是一个痛苦艰辛让人恨的咬牙切齿过后又觉得年轻真好的过程吧。那些没有经历过痛苦的大人们是幸福的,是被保护着的,是令人羡慕的。虽然我不知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人没有经历过成长的痛。

现在的一切都好混乱啊。抱抱自己。

悲伤的事情太多,连blog的背景都配合

log in的时候,背景是一片片的雪花曼舞。配合着最近听到的伤心事,实在很符合。

比如分手。

比如被遣送。

再比如,被冷落。

6ce9bb35jw1dlys6xj6ne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