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2

你误读了这个世界,却还说它欺骗了你

美好的世界,对不起。感谢你。

Image

开花,生日快乐

If you’re brave to say goodbye, life will reward you with a new hello.

被梦想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么说不知道是否恰当,不知道是否会被梦想报复,它可能会说我已经让你学了心理学,你还想做什么???

欧洲? NO!

澳洲? NO!!

唯一为中国人开放的新西兰的WORKING HOLIDAY VISA? NO!!!

其中一个必要条件是不能离开中国超过2年。

自从有这个念头,就一直计划着走出去看看小岛以外的地方。欧洲?不行因为你是中国人。澳洲?不行以为你是中国人。唯一的国家就是新西兰。之前问过驻新加坡的大使馆,被华丽丽的拒绝了。原因是因为我没有god damn it的高中学历。昨天洗澡思考人生的时候决定再试一次,从驻中国大使馆下手,他们总会遇到这样的例子吧。兴高采烈的写了一封邮件给北京上海香港大使馆各一封。答案还是一样NO!!!

If you have lived outside ofChina, you can still apply as long as:

•        you are back in Chinawhen you apply, and

•        you have not been absent fromChinafor more than two years immediately preceding the application.

注意哦,她加重了AND. FTW

 

梦想早点破灭也好。不用让我浪费时间。就好像那个白痴。

豁达一点,再豁达一点

这样豁达下去,我觉得自己的道德标准跟她们相比再一次受到了质疑。我已经沦陷过深,不知道回头还有没有岸,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头。

内心的乖戾,只能默默的收在心里。事情已经没有了继续发展下去的意义,再惶恐一次这种事情我做不来。

无论你是谁,下次见到我的时候,抱抱我吧。

好想离开这里。

谷原久子

看,我的日文名字如此销魂!

刚才看到有人在非死不可上发表声明“俺会来料”,我心里却想“希望你永远都不用回来”!!!

 

2011,BYE

2011年末的时候,大家陆续写起了总结。这一次,不知是因为懒,还是不知从何说起,即使妈妈问起为何不写,我则以2011没什么可总结的搪塞过去。

随着滨海岸6,5,4,3,2,1的倒数,礼花的绽放,我也没有任何理由不去期待新的一年,更美好的一年。和以前一样,我还是感觉异常的孤单,虽然有人群做伴。我想,矫情也许是我摆脱不掉的坏习惯。

2011年12月30日,他们说希望2011—the fucked up year end soon。我附和着点了点头,心里同时在想这一年所发生的事情,2011对自己来说,真的有那么糟吗?答案模糊。

有些人走了,认识了新的人,新的人走了。一个人去了澳洲。学完了三分之二的课程。跟fina更熟了,饺子回来了,我用死皮赖脸的精神跟范姜继续混在一起。还是没有和他在一起,中间倒是冒出了另一个小牙齿蓝眼睛作为插曲。一如既往的,容易受别人影响,开心的时候觉得我何德何能好事怎么竟让我碰上,难过的时候觉得2012如果真的是世界末日那该有多好。减肥这码子事放下议程,因为也没有想要对谁再献殷勤了。学了一点点西班牙语和salsa,我也是会说3种语言还会跳舞的人了。Orli有了一个小胖纸,好像一只傲骄的公鸡每天气语轩昂。搬了新的地方,总算逃脱了HDB的魔掌。工作的地方越来越混乱,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地方。有人问我2012有什么期待,我说唯一的希望就是快点毕业。其实还有,我期待一个喜欢我,我也喜欢的人;期待可以再去澳洲看看;期待回国的时间能长一些;期待学会开车和游泳;期待我的gap year能够实现;期待能够比2011年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