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2

一个梦

恨死了paul,但还是想记录一下那个sickman freud 式的解析。

有一直肉肉的青蛙在水塘跳来跳去,我觉得他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抓住它放进怀里。然后走啊走啊,看见2条巨无霸的snake(抖~我以为我好点了,但还是无敌的对此物恐惧)大概距离100米远。于是我抱着小青蛙小心翼翼的走掉了。

 

醒来以后,我觉得小青蛙是我那颗活蹦乱跳的心。那两个巨无霸,当然是两个男人。然后我抱着我的心离开了。恩,梦里的我是个好孩子,果断离开的好孩子。还没忘记把心丢下。

 

早上起来用微波炉reheat鸡蛋,一个裂开了,一个爆炸了。于是我用湿纸巾清理了那个散发着咖喱味道的微波炉。

等车的时候发现忘记带手机。于是考虑着以后出门要不要默念手机钥匙钱包。虽然我经常forever alone,但是这几天很需要手机在身边。

减肥!

Advertisements

这不是最难的一个paper

对我来说,最难的是第一次accounting mid term test。印象中唯一一次想撕掉卷子头也不回的走掉。昨天的考试我的心情整个很down. “Fuck this. What the fuck is this? Did I read this fucking word b4? Where the fuck is come from? Fuck it, I m dead”

今天早上遇见了黄毛,他在车站等车。我透过墨镜和五颜六色的车窗看到了他,所以我很安心他一定没有看见我。我没有摘掉墨镜,因为就算摘掉了我也不记住他的长相。Prosopagnosia 我 google到这个词。Oh fuck, 昨天一个MCQ我好像选错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坨金灿灿的头发。But whatever, I don’t give him a fuck, anymore.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想一直躲着他?

然后又遇见了很像hang over的小弟弟。跟他说话需要懂唇语,让我联想到了Jay.

心里好乱。走来走去似乎都在原地打转。

其实我才是留守儿童。看着你们一个一个走掉,我的心都没有地方再受伤了。OMG,好矫情。

FUCK IT!!!!!

Image

羞耻心又回来了

没有羞耻心的过了很久,昨天量了身体各种围,被森森的吓到。

我肥了好多阿!!!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每天锻炼!!!20分钟拉筋,40分钟跑步,再10分钟拉筋。大姨妈来了也一样,复习考试也一样!肥肉我跟你拼了!!!

羞耻心又回来了!

战斗!

Image

我是一个被放了飞机的大傻瓜

被放飞机,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从超级闺蜜,到crush,到date,再到你。跟正常人一样,我很讨厌这种感觉。相比之下,我觉得自己才有德国人的严谨,你有的只是狡黠和古板。

好人不好玩,坏人玩不起。

你是个大坏蛋!还有你,ET!

下一句大概是“我能把我的电话要回来吗?”

简讯震动,一个熟悉的昵称“白痴”。为什么熟悉呢,大概是以前也用在你身上很长一段时间吧。“嗨你还好吗?所有事情都好吗?”我花了3秒钟才反应过来不是你。改掉名字的用意是我不想在找电话的时候看到他的名字。我激动了一秒钟,然后冷静下来。很傻吧,我竟然激动了一秒钟。然后我丢掉电话,自动脑补我回复他后他的下一句。然后就正常了。

 

刚才偷偷看一个tennis coach的profile,他竟然是大学主修心理学的。顿时觉得我很白痴。一个主修科技建筑,一个数学,一个心理学,都在超级低调的教网球。我还在混着考试混着毕业。差距好大啊。

第29次

这是第29次在每个月做完CLOSING之后折SOA了。

前几个月的时候我会抱怨给你听,你走了之后我抱怨给别人过,说把我的手变得粗糙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件事。

渐渐的我不抱怨了。被货物砸到,正常。手指割破,正常。身上淤血,正常。

一切都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