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花吟 and more

葬花吟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着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把香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落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唯一还背得出来的一首诗=================================
                    
 
 
                                                《我亦好歌亦好酒》         by 殊同
 
 

               我亦好歌亦好酒,唱与佳人饮与友。歌宜关西铜绰板,酒当直进十八斗。
    摇摆长街笑流云,我本长安羁旅人。丛楼参差迷归路,行者匆匆谁与群。
    幸有作文与谈诗,寥落情怀有君知。负气登楼狂步韵,每被游人笑双痴。
    幸有浩然共蹴鞠,轻拨慢扣自欢娱。七月流火无眠夜,同向荧屏做唏嘘。
    幸有彩云喜香山,兰裳桂冠共游仙,说来红尘多趣事,笑声惊动九重天。
    幸有晓艳能操琴,玉葱手指石榴裙。止如高山流如水,流水溯洄桃花林。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

 

 

梦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急雪乍翻香阁絮,

轻风吹到胆瓶梅,

心字已成灰。

 

===================================================================================================

 

 

你若无心我便休
  
  (一)
  你若无心我便休,青山只认白云俦。飞泉落韵怡然夏,飘叶成诗好个秋;

  十五情形怜月冷,三千愿望对星流。前尘影事皆如幻,浩气当初贯斗牛。
  (二)

  巫山原属古追求,你若无心我便休。冬雪寒江抛直钓,春潮野渡泊孤舟;

  落花成土多真爱,飞叶随风有至愁。许是今生缘未了,还从梦里记明眸。
  (三)
  意趣曾经慕十洲,云笺封月遣谁邮?缘如有梦情长在,你若无心我便休。

  俗侣花间蜂又蝶,仙朋波面鹭和鸥。至今尚羡袈裟客,竹杖芒鞋任远游。
  (四)

  为谁消瘦为谁忧?二月桃花五月榴。燕舞莺歌翻寂寞,凤衾鸳枕忆温柔。

  水因有性山长在,你若无心我便休。红泪笺成何处与?天涯渺渺路悠悠。
  (五)

  清水寒潭落叶浮,忍将往事下眉头。纵然桂魄都圆缺,况复萍踪不去留?

  孤枕偏生蝴蝶梦,吟鞋怕上凤凰楼。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

 

 

===================================================================================================

 

 

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

 

 

南乡子
  烟暖雨初收,落尽繁花小院幽。摘得一双红豆子,低头,说著分携泪暗流。
  人去似春休,卮酒曾将酹石尤。别自有人桃叶渡,扁舟,一种烟波各自愁。

 

Advertisements

《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象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象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 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 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 紧握在地下;
叶, 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吹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象刀象剑也象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象沉重的叹息, 又象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
 
 
每次看到这首诗,就会想起初二那年万老师在课堂上读给我们听的情景,甚至还记得她的声音。看得出来,万老师很喜欢这首诗,当她声情并茂的读给我们听时,全班一片安静。依稀记得身边那一张张模糊的面孔,沐浴在阳光下,稚气十足。
 
后来,我就背下了这首诗。
 
想起当时身边的人,发觉那一段时光平静而美好。真空状态下的生活,一去不复返。那叫什么,似水流年。
 
万老师,很幸运做你的学生,你激发起了我对文字的热爱。(虽然现在文风变成了冗长的赘述文 >_<)记得我在你手里拿到全班第一的语文测试卷;记得你告诉我作文得奖时你脸上的欣喜;记得你指导我的演讲,WL说我不够自然,你反驳;记得你喜欢用好听的声音读古文古诗让我们欣赏;记得你的女儿叫朵朵,很好听的名字…
 
回忆到这里,就想起了史老师。尤其记得某年夏天,一个穿着拖鞋短裤的男人向我这边看过来,刚想恭敬的叫一声“老师…”只听他大声喊“花花,回家啦…”只见一只白色的混血京叭狗屁颠屁颠的跑到他脚下。我硬生生的憋着笑。以至于每当他口沫横飞的给我们讲野史的时候,我都会偷偷讲给那些目瞪口呆的同学所看到经典的一幕。记得他最擅长的就是编野史,或者偷偷发表不满前都会说“以下的话我没说过啊…我可是党员…”;记得初三时历史课就是故事课;记得他的名言“la里凉快la里玩儿qi”,"给你两块儿糖,皇帝就给我了(奸笑ing)","再不学习,你爸你妈给你花的 la 1万5让狗吃了","你们现在就只可以给我好好学习,不要去搞la~事" …
 
然后是春花,擅长茶壶造型,读教科书,跟一大群人表扬我两个英俊潇洒的哥哥然后把我凉在一边。
 
冯老师,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女朋友很漂亮。(不知道现在结婚了没有?)曾很努力的想管理我们这个逐渐落魄的5班。
 
李老师,外号刀刀(缘于笑里藏刀),海豚(整个夏天只有3件衣服,浅蓝,蓝,深蓝),拖堂李天王(这个实在无人能敌,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他的填鸭式教学让大家不至于落后太多,那时的我快要溺死在题海里了。他的身体不好,可是他真得很用心帮大家补习。后来因为文凭的事情被调去图书室,当看到他换宣传栏里的报纸时的背影,忍不住有点心酸…
 
杨老师。刀刀生病的时候帮我们讲数学。"我和你李老师,那不是一般的关系"大家都在底下憋着笑. ^o^ 刚来教课的时候久闻YH大名,我不幸和他同桌,每次被当模范学生,逼着做题跟赶火车一样快。
 
几何老师,COS. 在全年级都很有名。
 
张老师,讲地理的时候经常被他的口水中标,YH说他是口水最丰富的老师。
 
政治老师,脸上的白粉会随时掉下来。喜欢提高声音说"深浅,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生物老师,指着我的耳朵让大家参观,说"看,这就是没有耳垂的耳朵…"
 
化学老师喜欢用陕西话讲课,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到处是污染,同学听到绝望说还让不让人活了!看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试图让我们分清"五水硫酸铜和无水硫酸铜"…
 
顾老师,年级组长,不负责任。外号"boon boon",举例喜欢说"有一个小球,boon~的一下,掉在地上了…"第一节物理课说“yun suo zhi~~ xian~~ yun dong"让我迷惑很久,后来才知道是匀速直线运动。不过印象最深的是高2大家都不听物理课了,他仍然自顾自的在讲台上自导自演,下课铃响了后他会向我们俯身鞠躬,然后走出教室。
 
陈老师,溴化氢,只因为溴化氢是橙红色的。他完全加深了我对物理的痛恨。在他领导下备受摧残,终于弃理从文,从此逍遥快活。学习匀加速运动时喜欢举例"下雨了,有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姑娘,在咱操场上转着伞想着心事,请问,雨点落下的力有哪几种?给我力的分解图。"
 
体育老师,喜欢当全班同学的面叫我"点点…"给我特权,体育测验想参加就参加,不想参加就去终点登记成绩。
 
丁老师,哎。只能说我对英文的兴趣不是你的功劳,不过谢谢没有让我对英文厌恶。
 
最敬佩的一位老师,是申老师。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老头可以让那么多女生发花痴,让很多男生都不理解甚至小小妒嫉。我想是他做人的态度吧。自信有魄力,敢怒敢言,做错了就骂我们是"傻瓜!",做对了就是"聪明人!"还有作业里的"优秀!" "优。"要得到一个"优秀!"需要连标点符号都不错一个。导致出现很多人写=用直尺,或者写错一个字撕了整页重新写过。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发数学作业本,如果申老师高兴,还会在你本子里赠一句英文鼓励你。
 
这些,就是我的中学老师。
 
 

一个人要象一支队伍[转]

       
  
  
  
  前两天有个网友给我写信,问我如何克服寂寞。
  
  她跟我刚来美国的时候一样,英文不够好,朋友少,一个人等着天亮,一个人等着天黑。“每天学校、家、图书馆、gym,几点一线”。
  
  我说我没什么好招,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克服过这个问题。这些年来我学会的,就是适应它。“适应孤独,就像适应一种残疾”。
  
  我觉得,快乐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充实是可求而不可遇的。
  
  快乐这件事,有很多“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因素。基因、经历、你恰好碰上的人。但是充实,是可以自力更生的。罗素说他生活的三大动力是对知识的追求、对爱的渴望、对苦难不可遏制的怜悯。你看,这三项里面,除了第二项,其他两项都是可以“强求”的,都具有耕耘收获的对称性。
  
  我的快乐很少,当然我也不痛苦。主要是生活稀薄,事件密度非常低。就说昨天一天我都干了什么吧:
  
  10点,起床,收拾收拾,把一本书看了一大半的明史的书看完。
  1点,出门,找个coffee shop,从里面随便买点东西当午饭,然后坐那改一篇论文。(期间凝视窗外的纷飞大雪,创作梨花体诗歌一首)。
  7点,回家,动手做了点饭吃,看了一个来小时的电视,回email若干。
  10点,看了一张dvd,韩国电影“春夏秋冬春”。
  12点,读关于冷战的书两章。
  2点,跟蚊米通电话,上网溜达,准备睡觉。
  
  这基本是我典型的一天:一个人。书,电脑,dvd。一个人。
  
  一个星期平均会去学校听两次讲座。一周工作日平均跟朋友吃午饭一次,周末吃晚饭一次。
  
  多么稀薄的生活啊,谁跟我接近了都有高原反应。
  
  我这人其实一点也不孤僻。生活中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多么平易近人开朗活泼。有时候,我就是懒,懒得经营一个关系。还有一些时候,就是爱自由,觉得任何一种关系都会束缚自己。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知音难觅。我老觉得自己跟大多数人交往,总是只能拿出自己的一个子集。我很难找到和自己一样一望无际的人。
  
  有时候也着急。不仅仅是因为错过了亲友之间的饭局、谈笑、温情,不仅仅因为一个文学女青年对故事、冲突、枝繁叶茂的生活有天然的向往,也因为一个人思想的先锋性总是通过碰撞来保持的。我担心,我老这样一个人呆着,会不会越来越傻?
  
  好像的确是越来越傻。
  
  但另一些时候,我又惊诧于自己的生命力。在这样缺乏沟通、交流、刺激、辩论、玩笑、聊天、绯闻、传闻、小道消息、八卦、msn……的生活里,没有任何“圈子”,多年来仅仅凭着自己跟自己对话,我竟然保持了创造力和战斗力,竟然写小说政论论文饱博客而且写得如此饱满热情,我刘瑜又是何等顽强的一株向日葵。
  
  年少的时候,我觉得孤单是很酷的一件事。长大以后,我觉得孤单是很凄凉的一件事。现在,我觉得孤单不是一件事。
  
  有时候,人所需要的是真正的绝望。
  
  真正的绝望跟痛苦、跟悲伤、跟惨痛都没有什么关系,真正的绝望让人心平气和。你意识到你不能依靠别人,任何人,得到快乐、充实、救赎。那么,你面对自己,把这种意识贯彻到一言一行当中。
  
  它还不是气馁,不是得过且过,不是“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这样的狗屁歌词,它只是“命运的归命运,自己的归自己”这样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
  
  那天偶然想起我过去几年写的这三个小说,《孤独得象一颗星球》《那么,爱呢》《烟花》,吃惊地发现,这里面其实有一个轨迹,从忧伤到怨恨,然后再到绝望。
  
  绝望,就意味着自由。
  
  以前一个朋友写过一首诗,名字叫“一个人要象一支队伍”。我想象文革中的顾准、狱中的杨小凯、在文学圈之外写作的王小波,就是这样的人。怀才不遇,逆水行舟,一个人就象一支队伍,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现在看来,我也只能面对内心招兵买马了,一个人成为一支队伍。人家一个人象一个军,我象一个营,一个连还不行吗?
  
  当然我的队伍没有他们的那么坚定,肯定有逃兵,经常嚷嚷着要休息,但是,我还在招兵买马呢,还前进呢,还边走边唱南泥湾呢。
  
  我想自己终究是幸运的,不仅仅因为那些外在的所得,而且因为上帝给我的顽强和禀赋。它告诉我an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教我用虚无、骄傲、愤世嫉俗超越那种浑浑噩噩随波逐流的生活,然后教我用是非感、责任心来超越那点虚无、骄傲、愤世嫉俗。
  
  当罗素说知识、爱、同情心是他生活的动力时,我觉得这个风流成性的老不死简直就是我的亲哥。
  
  因为这幸运,我原谅上帝给我的一切挫折、孤单,原谅他给我的敏感、抑郁和神经质,原谅他让X不喜欢我,让我不喜欢Y,让那么多人长得比我美,让那么多烂书卖得比我的好,甚至原谅他让我长到105斤,因为他把世界上最美好的品质给了我: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
  
  咦,怎么说到这儿了呢?本来是想谈谈自己克服寂寞的经验的,结果活活写成了一篇自我吹捧的范文,就当是本营长写给士兵们的战斗动员书吧,分析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THE END(若有所思的分割线=======================

你就是我的亲姐姐(:
 
PS: 我的头发也会跳舞。至少比本人妖娆。*o*
 
 

李白–诗仙酒仙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 便是半个盛唐
                             ——余光中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一生漂泊。他爱月,万物皆可弃我,唯独月不会。所以他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他说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他说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他说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他说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他说
 
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公元762年深秋,在他临终之际,他运足了笔力,写完夺人心魄的《临终歌》,将笔一掷,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而此时门外的天空,是明月浩荡。李白抬脚出门,登临高高的矶石,遥望月色下的江水,朦胧醉眼里,他看到了一江美酒在流淌;一轮明月在跳动。江水醉了,明月醉了,采石醉了,诗仙醉了,他情不自禁地奋力张开双臂扑向美酒和明月!
(*copy right reserves internet)
 
综上所述,此人乃巨蟹座人士 >_<|||
一百万个酒鬼出一个会作诗的李白,于是酒鬼升级为酒仙了。
 
太白兄,你想了我敢想的,你做了我不敢做的。

 

 

========================================================================

 

 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邱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我以为

 

 

我以为,笑着笑着,就真的快乐了。

我以为,把拳头握紧,就会变得更勇敢。

我以为,谁都不靠,就无所谓会失去谁。

 

小的时候总会有很伟大的梦想。

我想当作家,爷爷说是骗人的。

我想做记者,爷爷说没前途。

我想做医生,结果我的物理成绩是化学的一半。

我想学大提琴,朋友说只看得到琴看不到我。

我想学琵琶,曾经的钢琴老师说琵琶比钢琴难多了,何况你钢琴只学了一点就丢了。

我想有很多很多朋友,却发现朋友渐渐离开了我,一个接一个。

我想学跆拳道,被大人拦住说不如去学芭蕾。

我想当DJ,结果来了新加坡学会计。

我想做开花的经纪人,发现AGENT和会计似乎没什么联系。

我想就这么继续读下去,却在浪费了SGD10000.00+后放弃了 ACCOUNTING DEGREE.

 

 

我记得当电波中DJ分享我写的文字时内心的喜悦,网络里认识的朋友还特地打电话来让我听。

 

我记得校刊上登出我的文字,记得初中二年级拿到了全省的一个什么奖,记得高二走的时候万老师还准备把唯一的一个投稿名额给我。

 

我记得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每晚都会听大提琴演奏的CD.那个深蓝色的CD机一直转阿转,如果不是用手感到CD的转动,我想我是唯一听大提琴窒息而死的人。对我而言,那才是最最华丽的低音。

 

我记得刚开始学习琵琶的兴奋,只是简单的几个音阶,就被Thomas夸成天籁。=_= 算了,他是好人,不攻击他了。

成长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见过一面后分别的,见过很多面后分别的。有些人我承认我抛弃了他们,然后我被有些人抛弃。

 

最终我没有学习芭蕾,当然也没有学习跆拳道。虽然ADA教了我几招怎样保护自己,可是连我哥温柔的手掌都扳不过,最终自暴自弃,任人宰割。

 

很多人说我声音很好听(有人不幸看到这里请忽略,不用告诉我事实,谢谢!)。不过作为此声音的主人,我还真是欣赏不来 >_< 可是我仍然迷恋那些电波中的声音,作为DJ,应该不需要长相吧,脸大一点腿粗一点也应该没关系吧?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orli & vig. 虽然他们都远得不能再远。其实对于物品我是喜新厌旧的,但是人,我还是始终如一。不过这不代表我崇拜王宝钏,她实在是个傻瓜。

 

公平点说,这个DEGREE读的不是那么艰难。摆脱了POLY的那群人,但我坚持是他们带给我关于ACOCUNTING的阴影。当然我也有错。可是我还是任性的在匆忙中决定放弃。

 

 

 

于我,再伤再痛,哭过一百万遍之后,我就能若无其事地谈起某些事某些人。仿佛那些闹剧的主角都不是我。

 

其实我满坚强的,可是不够勇敢。不过要是我够勇敢,我可能早死掉很多次了吧。

 

 

奇怪,本来想文艺腔的抒发一下我以为的种种假象。3句话就跳到了回顾21年历史的洪流中去了。我果然是个思想活蹦乱跳的没人爱的女人。>_< 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如果女生看见小狗狗说"wow,好可爱哦",会让人觉得这个女生很亲切。但如果是狼狗还这么说的话就…我当时+_+|||好吧我承认我就是那个看见狼狗会说可爱的人…

 

其实我的愿望很简单,我想过之前被我唾弃过的小生活。大概是唾弃太多次了吧,我终于遭到报应了。不过综上所述,我的愿望似乎没有一个实现了的。

 

最终只能在黑暗中爬啊爬啊,一点一点被染黑。等我爬上山顶的时候,你会看见一个营养良好的非洲肉球闪亮的眼睛和两排牙齿。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请不到大发善心帮她洗澡,因为黑色污垢下隐藏着的,是粉红色的伤口。

 

我相信,笑着笑着,就真的快乐了。

我相信,把拳头握紧,就会变得更勇敢。

我相信,谁都不靠,就无所谓会失去谁。

 

 

最后我想说,谁TM愿意变坚强,还不是被逼的!!!!!(破功T_T)

 

 

— by 顾城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绒毛

我让它们挨得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悸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早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擦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来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