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说再见

如果我下定决心,就一定会疯狂的走下去。

我以为你醉到不行所以忘记我们讲话的内容,没想到昨天回复我说抱歉当时没有回我短信,因为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看到的时候心都凉了一半,接着聊下去,心彻底凉了。可是我真的不甘心,我想做一些改变。虽然你说我会失望,但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去见你了。

买了啤酒和烟,看到了以前你跟那个胖子住的地方。啤酒叫Breda,我以前根本没有注意过。回到你那个连保安都没有的公寓,坐在泳池边聊天听歌看你抽烟。你讲以前发生的事情,讲你的每一个ex,多到我都不敢数。你说你是个超级疯狂的人问我会不会害怕,我说你没有吓倒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切还是停留在最初。我不知道自己的鲁莽或者勇敢是不是毁掉了一切。但至少我彻底明白了自己不用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了。你的世界我真的走不进去。

虽然我说了好几次,但我还是要说,就这样吧。最后一次。

Advertisements

24岁前一天

24岁了,才体会到birthday week是什么意思。和不同的人群在不同的地方庆祝同样的一件事。仿佛弥补了过去几年一个人沉默的生日。

记得第一年来的时候在楼下的蛋糕店花2块买了一个小蛋糕和WSS分着吃。记得后来几年庆祝生日,BL一直都在。记得她去澳洲之前的那个生日,和YX,QZ一起去了圣淘沙。记得在hosoi的时候,饺子拎着蛋糕却被吃了闭门羹,然后我们一起快乐的坐在vivo最顶楼吃掉了一个黑森林。记得在green lodge的那一年,我一个人,去ntuc买了一个蛋糕回去送给lily–那个一直在照顾我的女佣。去年是和fina他们一起看harry potter,还有小弟弟的问候。

今天本来决定默默加班回家继续默默一个人晚上默默地听着祝我生日快乐,但是又被打乱了计划。很好,我需要有人陪伴,这样才不会让我一个人反复纠结的想着另一个人,何况,意大利餐厅,想想就很美好。

我想让这个生日过的难忘,所以我决定打个电话给他。

无论结果怎样,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祝自己好运!

Butterflies in my stomach

自从第一次注意到你,这种感觉一直都在。见你之前,见你之后,听见你声音的时候,独自想着你的时候。一直以为这是一个sign,但是前几个月看journal的时候researcher说这是low self esteem的表现。

虽然这2年我经历过一些人,但每次你出现,我都会变傻。我真的是一个对感情很不敏感的人,除非有人站在我面前告诉我let’s hang out,我才能确定我们有可能有后续。我讨厌大家flirt around,让我迷惑。尤其是讨厌你每次提起你的ex。

我到底上辈子欠你什么了。不带这么整我的!

我说过不再提起你了,我说过要忘记你,为什么你总是把我当备胎一样时不时地beep我一下。真的,别玩了。做rebound很辛苦,回想以前,我对他们的做法真得很自私。我不想你对我像我对他们一样。

昨天跑步很开心,说实话我也没有预料到再一次见面会如此坦诚相见(我觉得素颜比穿bikini都更需要勇气)。跑完步你陪着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你一直在关注着来往的路人,你说剩下的一段路应该很安全了,但是如果我跑回去你会更放心(好奇怪的逻辑)。那个时候一小部分的我在偷笑,可是又很感动。但又在想或许是因为生活在乱糟糟的城市里的你对女生最基本的关心。

最后,我很有成就感的说一句:跟你聊天舌头各种不打结。所以我还是对singalish敏感的不行啊,这何时是个尽头。

分不清

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分不清真情和假意

分不清

Pulau Ubin

昨天又去了pulau ubin商量staff party的事情。骑着生锈的脚车走了一遍racing的路线。大下坡的时候,站在车上,享受风吹过脸颊吹过暴晒在阳光下的手臂从脖子灌进衣服里,那一刻似乎回到了童年,从学校的那个大下坡冲下去的感觉。简单并且快乐。

前方是海,路的两边的租车小店里放着10多年前F4的歌,那一刻我真地笑出声来。虽然流汗让我的村姑发型凌乱不堪,又虽然大姨妈拜访赖着不走,但那一刻我相信自己的笑容是近期以来从未有过得轻松。看远处的狗们悠闲的躺在沙滩的阴凉处睡觉,觉得他们的生活格外美好。

阳光洒在身上,会觉得刺刺的痛。没有防晒霜,没有帽子,没有墨镜,没有工作,没有作业,没有烦恼。

回程的船上,看着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海面,遗憾不能和人分享那一刻的心灵的宁静。

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希望!

考完试的周末

一个不好意思打扰

一个在马来西亚工作

想来想去,竟然一个也没有了。

星期六看了牙医,临时决定和house mate印度小姐姐去gardens by the bay,还好她是一个很high的人,所以过得很快乐。

星期天剪头发,最后一次,我就是不再续约了,导致发型师剪了一个超级无敌村的发型,各种hold不住。去IKIA买了医生建议的靠垫,和一小盆“多肉”,我要好好照顾它!接着去queenstown shopping center买了一双Skechers的prospeed running shoes。开始安静的看书《打破莫非定律》。

只是有时候,有些太过安静了。

2年半,我失去的

昨晚走出考场的时候,我偷偷地笑了一下。不愿意再和他们讨论考题以免发现自己越错越多,于是一个人坐车回家。(谢谢命运安排那个0901的帅哥考试坐在我的斜后方,还跟我穿一样的粉红色。再也见不到他了,我还欠他10分呢。) 

考试前有很多想法,想要在考完后实现,但却已经累得不想说话。回忆中一张一张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又渐渐随着车子行进而慢慢淡去,于是车窗外又恢复了一片漆黑。 

记得说要drop Accounting的信誓旦旦。记得被Marketing拒绝后的失落。记得TiffyMSN上告诉我一个叫SMa的地方。记得打车去了city campus听了marketing的讲座快要睡着。记得去spring building听了心理学的讲座于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加入。更记得在报名的前一刻,我在天桥上用颤抖的手拨打了熟悉的号码,那个熟悉的声音告诉我决定了就不要后悔。记得每一次看成绩前的忐忑,在心里默默祈祷很多遍。也记得为了assignment奔波于bugisbukit merah图书馆间。还记得每一个或熟悉或陌生的人们的鼓励,让我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记得这几年来出现的人们,却不记得因为工作和学习的事情我怎样一步一步跟他们渐行渐远。我明白自己不像很多人,可以同时做很多事情,我连一边听歌一边写作业都不可以。所以我只能从工作学习和感情中放弃一样,很明显我放弃了什么大家都看得到。我一直在后悔,尤其是在每一个我不是很喜欢的夜晚。我陪他们梦想,鼓励他们去实现,却咬着牙始终不肯说出please, stay。但假如时光倒流,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所以我也不清楚这算作是后悔还是不后悔。 

我还失去了一些人的友情。考试,写作业,加班。我只能在学校放假的时候和好久不见的他们一起出去玩,听他们讲我有多难约,于是渐渐的就没有人约了。留下来的,是坚固的友情。但那些失去的,我仍非常想念。 

我用坚守着的一个信念,一个儿时的理想,换来了大把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必须承认我做得不够好,有的时候甚至是糟透了。几个月前我开始跑步,一边跑,一边安慰自己,流血流汗不流泪,多留一点汗眼泪就流不出来了。

不能哭。

不能哭。

不能哭。

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学会和自己相处。这点让我挺难过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很没用。我总是用巨蟹座的人本来就没有安全感来搪塞自己,给自己找理由,也一直在一个个的拥抱中寻找一丝的安心,却每每在放开手的那一刻开始感受到恐慌。

我问自己,能不能找回这2年半所失去的?却不敢给自己一个答案。但我希望能把生活过成一条线,而不是无数个或大或小的断点。

我仍然相信童话,相信温暖, 相信爱,相信灵魂,相信精灵的存在。希望我所相信的能让我在黑暗世界中充满勇气,有追求,不放弃。

你呢,你什么时候会来?